解放军故障当天,阎锡山的一群军政官员相继自

 项目孵化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9-18 15:57

所谓500骨干,就是阎锡山总裁的“同性恋协会”的基本骨干。当时,太原有500人。阎锡山听说纳粹军官都把氰化钾毒丸藏在牙齿里,咬了之后立即死亡。在咨询了德国医生后,他命令传志制药厂立即发展。因为技术太难,他只能配制500瓶毒药。他把这些毒药放在美国记者手中拍照,在《时代》杂志和山西《再起日报》上揭发,并把照片发给了Leighton Stuart和陈纳德。在阎锡山,他没有与共产党谈判。在“死后不让共产党看见”口号的鼓舞下,他把毒药撒到自己精心挑选的脊梁上,把这些人绑在自己的作战列车上,把他们赶死。

阎锡山向美国记者展示了自己的毒丸

阎锡山虽然信心满满,但还是挡不住部下的恐慌,阎锡山别无选择,只能奋力拼搏。他为了以身作则,以盗窃武器罪枪杀了上校随从顾问谢昭仪,枪杀了被俘逃跑的步兵和重炮司令员肖立峰,枪杀了放弃职务的中校司令员郝志忠。他以泄密罪杀害了军事厅副厅长雷亮,数名营团级军官因战斗不力被当场枪杀,仅在东山诺玛战役中就有20多名蒋晓林被枪杀。

当阎锡山欺骗他的部下对死亡的忠诚时,他秘密地准备逃跑。他很早就把妻儿送到四川,只留下照顾他多年的“五姐妹”颜慧卿。而阎锡山则悄悄行贿考院副院长贾景德和陆军大学校长徐永昌,向代理校长李宗仁求情,推荐他担任行政院副院长,好让他趁机逃脱太原。1949年3月28日,阎锡山终于收到了期待已久的李宗仁邀请他到南京“商量国是”的电报。他立即召开集会,告诉大家他要去南京服侍儿子。“最少三五天,最多十天八天,他就回来了,和大家一起坚守太原”。

随后,阎锡山带着医生张凤记和五六名乘务员,从红沟机场呼啸而去。除了卫兵,为了稳定军心,只有山西省政府代主席梁华志和严慧卿这对“五姐妹”留下了与他形影不离的严慧卿。

4月24日黎明时分,解放军发动总攻,梁华志知道末日将至。在代替爱人严慧卿向阎锡山送去一辆“绝命点”后,她效仿希特勒·伊娃自杀,要求警卫焚烧身体,真正践行了阎锡山“如果不与天下共产党谈判,死后就见不到共产党的脸”的教诲。

阎锡山被日本报纸送出的梁华志、严慧卿照片

解放军故障当天,阎锡山的一群军政官员相继自杀,特警厅厅长范阳德、特警厅厅长范阳德等在阎锡山的照片上写道:

阎锡山被日本报纸送出的梁华志、严慧卿照片

解放军故障当天,阎锡山的一群军政官员相继自杀,特警处处长范阳德。还有包括太原特警队队长王久如在内的十多人在东居虎营自杀身亡。特警组组长王久如等十余人在后八岭桥18号队楼自杀,山西省公安局长石泽成开枪打死妻子后在柳乡派出所自杀。山西省一区行政督查专员尹遵当仍在八旗会馆自杀,平遥县长吴春泰在第三歌剧院自杀。后来有统计显示,有100多人“舍己为仁”,但也有不少人识破天下,千方百计投降。